RSS

蛇年总结,迎接马年

25 Jan

每年写篇总结已成习惯,还算是好的传统就继续传承下去,2013新年既然已过,那就以农历春节为界点吧,下周的这个时候就迈入新春马年第一天了,趁着新学期开学的第一个周末把这个继往开来的任务完成。

算是转变比较大的一年,2013年夏天第三次来到德国,有别于前俩次几个月的出差,这次长期驻扎,安居乐业这四个字目前只占了前一半,后面倆字还要在2014实现,也是挺重要的件事情。南德的生活总体说来还不错,跟来自世界各地的小伙伴们一起,每天上课,写作业,小组讨论,做演讲,准备考试,一学期10门课9门评分其中7门老师分别挂了40-50%的学生,交叉起来好多同学一肩挑4门凿实惨烈,验证了德国学业严厉不好混的传说。说起来整个学期都没轻松过,平日里大课经常每周50课时,没时间睡觉常有的事儿,我自己的成绩依然秉承了一贯的特性,文科都烂不惧怕数学,尽管同样的努力,被德国封为神一般的学科– 哲学 还是挂了,脑子天生就缺这根弦儿没办法。学霸计算了全班14名同学的GPA,看了一眼我排第4,体力脑力语言都跟不上趟儿反正也就这德行了,家人好像很满足的样子,这把年纪了还像小学生一样在乎成绩看考第几真是也没啥出息。

这时光直接就跳到后半截了啊,来表表前半年都干了些啥怎么度过的,为嘛到了这步,好像好多身边的朋友都关心好奇这个问题。话说12年底圣诞节前工厂眼瞅放假才从北德回国,北京呆了阵子,坐高铁回上海的路上就各种纠结。实话说第二次去德国的过程并不顺利,各种代价都很大,当然评论这件事到底好还是坏也要从不同的角度,可能当时来看有种强扭的瓜不甜的感触,至于为什么要强扭也有些不得已的因素和想逃离环境的推动力。现在来看,更多的积攒经验和教训,经历各色各样的所谓“苦难”才能更快的“成长”,显然按照年纪把这些称作苦难和成长都不合适,更贴切来说,算是屁股后面踹了一脚让我斩钉截铁的踏出来吧,不然还窝在屎坑里虽然不爽却也不自拔。

其实那是一个注定要逃离且在没欲望回去的环境,除了几个要好的朋友,更多留下的是。。。有机会看到那些龌龊不堪的人性,无法去挑战,更无法去考验,很不想用到这个词,却找不到更合适的替代形容;并非一个特殊小环境,而是大气候的缩影,对能力背景姿色各方面都说得过去的女生来讲是想生存又无力抗争的氛围,而就范倆个字又何其容易 — 流汗流血又流泪三项缺一不可的时代。唯独感到很抱歉的是让家人跟我一起经受这些外创,貌似太平安稳日子总体算来也没有多少。

回了趟大连,第一次以这种方式看望姥姥姥爷,心情很复杂。初夏到盛夏那三个月在北京过得还算踏实,跟学校联系很顺利,办各种手续也没啥偏差,三里屯亮马河使馆区反正就是这些区域溜达来溜达去,其余时间每天在家看看书打打游戏啃啃红豆包,考了个GMAT,拾掇拾掇也就差不多了。很重要的一点告诉自己:一切随心,无小事大事一概如此,这样的结果往往是好的顺心的如意的。逆心的事情最后总要糟糕在烂摊,所以把好舵。

这半年下来跟同学们的朝夕相处让我看到了好多值得学习的优点,此话颇似小学生作文,但是实话,需要努力的地方太多,我依然是个弱爆的孩子。好多跟国人不一样的人生观价值观非常值得借鉴,一点一滴受教育吧。在意大利到奥地利的跨年大巴车上,导游采访过每个人关于马年的愿望,我说希望身边的每个人都好,大家都在佛罗伦萨争先恐后的摸过了象征好运的朱丽叶的右胸,那么踏实的迈向自己想要的生活,同时带给家人朋友因为有你而生的安稳和幸福。

 
Leave a comment

Posted by on January 25, 2014 in Culture, Festival

 

Tag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